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免费小说网
免费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三国奇公子 > 第八百八十五章
  史阿淡然道,“时至今日,王爷还能容得下吕奉先么?”
  刘奇挑了挑眉说道,“时至今日,我大汉自然是容不下裂土封王的诸侯吕奉先,可我大汉还能容得下一个追亡逐北封狼居胥的大汉勇将吕奉先!阁下可以转告吕奉先一句,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!若是吕奉先愿意,那我大汉欢迎吕奉先入朝,若是吕奉先不愿,那某家也不强求!”
  史阿开口说道,“吕奉先也是位高权重,牧守一方,可如今大司马却想要吕奉先老老实实的当一只猎犬,何其不易也!”
  刘奇平静地说道,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,想要成为我大汉的臣子,就要恪守为臣之道,若是连为臣之道都不愿意遵守了,那我大汉哪里用得起?”
  史阿笑着说道,“当年吕奉先可是被大司马给吓到了,而后行事更是效仿大司马,如今有大司马前车之鉴,想要说服吕奉先可有点难呢!若是大司马想要吕奉先屈居身下,难度更是不小呐!”
  刘奇笑着说道,“如今天下大局已定,某家倒是无所谓,可你可否有把握说服吕奉先!”
  史阿开口说道,“我的人能给吕奉先吹吹枕头风,可想要彻底决定吕奉先的立场,还得大司马放出去诚意!”
  刘奇笑眯眯的问道,“某家先派出祢衡,与吕奉先接触一番如何?”
  听到刘奇的话语,史阿苦笑一声说道,“一切由大司马安排,到时候某家就随着大司马的人往晋州走上一趟,也算是某家为我大汉尽一份力了!”
  刘奇颇为感慨的说道,“等到此事之后,你就回来吧!”
  史阿摇了摇头说道,“我不喜欢庙堂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,也不喜欢安静,只是喜欢凭着一腔热血,快意江湖,等上几年年老,或许会寻个地方落脚,安享晚年!”
  刘奇点了点头说道,“少有所养,老有所依,既然阁下不愿出仕,那给阁下在镇平城中置办一分产业,让阁下无后顾之忧,也算是某尽了一份心了!”
  史阿自然明白刘奇的意思,一方面是示好,另一方面,未尝也没有试探和监视的意思,当下史阿点了点头说道,“既然大司马盛情如此,那某就却之不恭了!”
  数日之后,一行人出了镇平之后,沿着三鸦道缓缓向北行去,等到众人休憩,作为天使的祢衡就凑了上去,“史大侠,给某家说说,你怎么会和大司马如此熟稔,某家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出行!”
  看到史阿不为所动,祢衡继续开口问道,“史大侠,你是何方人士?史大侠,你如今年纪轻轻,就有如此一身好武艺,为何不在沙场为我大汉效劳?史大侠,给某家说说,你这长剑饮过多少人的血?”
  听到祢衡絮絮叨叨不停,史阿终于忍无可忍,一把扯出腰间长剑横在祢衡脖子前,“祢正平,你要是继续在某家面前絮叨,某家不介意将你人头给大司马送回去!”
  祢衡早就得到了刘奇、戏志才等人授意,自然明白,这史阿只是名义上是自己的副使,可这身份,不是自己能够揣度的,自己要是死在史阿手中,那可就白死了!
  虽说如今自己在朝中地位大为增长,已经成为戏志才的副手,日后戏志才更进一步,自己能当上御史中丞的机会是最大的,可这一切,都需要自己建功立业!
  祢衡心中也清楚,现在自己奉命出使吕布,若是能劝降吕布,那自己的功劳,就能瞩目朝堂,祢衡也知晓,自己能有今日,都是自己在庙堂内外口诛笔伐的战斗之中争取来的机会,机会就摆在眼前,剩下的,就看自己了!
  看到史阿冷冰冰的模样,祢衡当下明白过来,这家伙,自己得罪不起!当下祢衡讪讪说道,“史大侠放心就是,有事但请吩咐,祢衡只是怕你不习惯!”
  史阿瞪了祢衡一眼,“你只管谈你的,某家不会干涉朝廷正事!某家往来晋州,另有要事需要办理,到了需要你的时候某家自会言语!”
  建安十年七月,经过月余的长途跋涉,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马邑,以往屯兵对抗胡虏,没有战事的时候,吕布自然屯兵在雁门郡治阴馆城中,到如今与胡虏通商,作为通往塞外要道的马邑城,自然成为了繁华之所!
  虽说晋州如今名义上掌控在吕布手中,可吕布清楚,手底下河西、晋阳二郡在张邈、张超兄弟掌控之中,虽然臧洪是坦然君子,治理太原郡,可随着时间发展,吕布与张氏兄弟之间的分歧不小,张氏兄弟自然有自己胸中的小算盘,想到昔日自己落魄,正是张氏兄弟与陈宫迎奉自己,吕布也就对张氏兄弟多了几分纵容,只是全力发展并州中部北部!上郡、西河、太原、雁门等并州腹地,在吕布的经营下也算是蒸蒸日上!
  马邑城中,吕布安然而坐,看着面貌丑陋的祢衡,指着祢衡说道,“祢正平声名在外,可此颜差矣!”
  面对吕布的下马威,祢衡豁出去的那天,心中就已经不在乎了!想想先前祢衡作为刘奇手中的刀,同朝中名士硕儒争锋,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奏章都请求朝廷贬谪祢衡,而祢衡最容易拿捏的弱点,就是有人言说祢衡长相丑陋,影响大汉庙堂威严,请求将祢衡外放!
  此番吕布将这话说出来,祢衡心中清楚,吕布这是想要杀一杀自己的威风,摆一摆主人的架子,而祢衡清楚,此番将主客之势定下来,谁为主,谁就掌控了主动权,接下来出事就方便一些!
  当下祢衡嘿然一笑,露出两片大黄牙道,“吕并州莫非不曾闻,狗不嫌家贫,儿不嫌母丑乎?”
  吕布没有说话,坐在吕布身旁的臧洪就已经站了出来,呵斥道,“放肆!吕并州虽是外官,可功勋累著,也是声名在外,尔区区小吏,也敢有侮吕并州乎?如此侮辱吕并州,以下犯上,莫非尔等是嫌吕并州手中诛杀数千胡虏的长剑不利了么?”
  “哈哈哈!”
  史阿淡然道,“时至今日,王爷还能容得下吕奉先么?”
  刘奇挑了挑眉说道,“时至今日,我大汉自然是容不下裂土封王的诸侯吕奉先,可我大汉还能容得下一个追亡逐北封狼居胥的大汉勇将吕奉先!阁下可以转告吕奉先一句,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!若是吕奉先愿意,那我大汉欢迎吕奉先入朝,若是吕奉先不愿,那某家也不强求!”
  史阿开口说道,“吕奉先也是位高权重,牧守一方,可如今大司马却想要吕奉先老老实实的当一只猎犬,何其不易也!”
  刘奇平静地说道,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,想要成为我大汉的臣子,就要恪守为臣之道,若是连为臣之道都不愿意遵守了,那我大汉哪里用得起?”
  史阿笑着说道,“当年吕奉先可是被大司马给吓到了,而后行事更是效仿大司马,如今有大司马前车之鉴,想要说服吕奉先可有点难呢!若是大司马想要吕奉先屈居身下,难度更是不小呐!”
  刘奇笑着说道,“如今天下大局已定,某家倒是无所谓,可你可否有把握说服吕奉先!”
  史阿开口说道,“我的人能给吕奉先吹吹枕头风,可想要彻底决定吕奉先的立场,还得大司马放出去诚意!”
  刘奇笑眯眯的问道,“某家先派出祢衡,与吕奉先接触一番如何?”
  听到刘奇的话语,史阿苦笑一声说道,“一切由大司马安排,到时候某家就随着大司马的人往晋州走上一趟,也算是某家为我大汉尽一份力了!”
  刘奇颇为感慨的说道,“等到此事之后,你就回来吧!”
  史阿摇了摇头说道,“我不喜欢庙堂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,也不喜欢安静,只是喜欢凭着一腔热血,快意江湖,等上几年年老,或许会寻个地方落脚,安享晚年!”
  刘奇点了点头说道,“少有所养,老有所依,既然阁下不愿出仕,那给阁下在镇平城中置办一分产业,让阁下无后顾之忧,也算是某尽了一份心了!”
  史阿自然明白刘奇的意思,一方面是示好,另一方面,未尝也没有试探和监视的意思,当下史阿点了点头说道,“既然大司马盛情如此,那某就却之不恭了!”
  数日之后,一行人出了镇平之后,沿着三鸦道缓缓向北行去,等到众人休憩,作为天使的祢衡就凑了上去,“史大侠,给某家说说,你怎么会和大司马如此熟稔,某家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出行!”
  看到史阿不为所动,祢衡继续开口问道,“史大侠,你是何方人士?史大侠,你如今年纪轻轻,就有如此一身好武艺,为何不在沙场为我大汉效劳?史大侠,给某家说说,你这长剑饮过多少人的血?”
  听到祢衡絮絮叨叨不停,史阿终于忍无可忍,一把扯出腰间长剑横在祢衡脖子前,“祢正平,你要是继续在某家面前絮叨,某家不介意将你人头给大司马送回去!”
  祢衡早就得到了刘奇、戏志才等人授意,自然明白,这史阿只是名义上是自己的副使,可这身份,不是自己能够揣度的,自己要是死在史阿手中,那可就白死了!
  虽说如今自己在朝中地位大为增长,已经成为戏志才的副手,日后戏志才更进一步,自己能当上御史中丞的机会是最大的,可这一切,都需要自己建功立业!
  祢衡心中也清楚,现在自己奉命出使吕布,若是能劝降吕布,那自己的功劳,就能瞩目朝堂,祢衡也知晓,自己能有今日,都是自己在庙堂内外口诛笔伐的战斗之中争取来的机会,机会就摆在眼前,剩下的,就看自己了!
  看到史阿冷冰冰的模样,祢衡当下明白过来,这家伙,自己得罪不起!当下祢衡讪讪说道,“史大侠放心就是,有事但请吩咐,祢衡只是怕你不习惯!”
  史阿瞪了祢衡一眼,“你只管谈你的,某家不会干涉朝廷正事!某家往来晋州,另有要事需要办理,到了需要你的时候某家自会言语!”
  建安十年七月,经过月余的长途跋涉,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马邑,以往屯兵对抗胡虏,没有战事的时候,吕布自然屯兵在雁门郡治阴馆城中,到如今与胡虏通商,作为通往塞外要道的马邑城,自然成为了繁华之所!
  虽说晋州如今名义上掌控在吕布手中,可吕布清楚,手底下河西、晋阳二郡在张邈、张超兄弟掌控之中,虽然臧洪是坦然君子,治理太原郡,可随着时间发展,吕布与张氏兄弟之间的分歧不小,张氏兄弟自然有自己胸中的小算盘,想到昔日自己落魄,正是张氏兄弟与陈宫迎奉自己,吕布也就对张氏兄弟多了几分纵容,只是全力发展并州中部北部!上郡、西河、太原、雁门等并州腹地,在吕布的经营下也算是蒸蒸日上!
  马邑城中,吕布安然而坐,看着面貌丑陋的祢衡,指着祢衡说道,“祢正平声名在外,可此颜差矣!”
  面对吕布的下马威,祢衡豁出去的那天,心中就已经不在乎了!想想先前祢衡作为刘奇手中的刀,同朝中名士硕儒争锋,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奏章都请求朝廷贬谪祢衡,而祢衡最容易拿捏的弱点,就是有人言说祢衡长相丑陋,影响大汉庙堂威严,请求将祢衡外放!
  此番吕布将这话说出来,祢衡心中清楚,吕布这是想要杀一杀自己的威风,摆一摆主人的架子,而祢衡清楚,此番将主客之势定下来,谁为主,谁就掌控了主动权,接下来出事就方便一些!
  当下祢衡嘿然一笑,露出两片大黄牙道,“吕并州莫非不曾闻,狗不嫌家贫,儿不嫌母丑乎?”
  吕布没有说话,坐在吕布身旁的臧洪就已经站了出来,呵斥道,“放肆!吕并州虽是外官,可功勋累著,也是声名在外,尔区区小吏,也敢有侮吕并州乎?如此侮辱吕并州,以下犯上,莫非尔等是嫌吕并州手中诛杀数千胡虏的长剑不利了么?”
  “哈哈哈!”



 推荐阅读: 疯马七 进击的姑爷 我是孙武子 三国之最终梦想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 大唐鬼谷 回到汉朝做皇帝 北宋大文豪 三国之学霸来也 兵者无双 日在不列颠 大宋神级赘婿 
 猜您喜欢: 天价替婚:总裁老公,死回来 执剑三千界 魔法学院劣等生 超级神仙群 张少爷的淡定脸 天幕之全球直播 仙行诸天 血印神荒 首长红人 女神的异能行者 从零开始的神奇宝贝 茅山妖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