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免费小说网
免费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异能养成者 > 第四百七十六章 你能承担什么责任
  第四百七十六章你能承担什么责任
  整个人缩在被褥中的程娇小脸通红,她早已被外面客厅里的靡靡之音,弄得春心荡漾,全身发烫,想象着那些害羞的事,竟然发生在一墙之隔的地方,开始是害羞地咒骂,然后是暗自地想象是什么东西能让穆婉凤发出那样的声音,再到后来,双手不由抚摸自己,开始幻想自己成为了穆婉凤,在承受着!在呻吟着!在快乐着!
  所以她根本没有听到赵之谦、穆婉凤两人在叫喊声中的交谈,没有听到穆婉凤的哀求,所以赵之谦把门一撞开,她还没动静,等到赵之谦拉开被褥,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之后,程娇清醒过来了,尖叫起来,待看到赵之谦不着一缕,胯间之物昂扬挺立,紫红得要滴血,让她害怕起来了。
  “不、不,你别过来,我、我,啊!不行啊!”
  嘴里叫着,程娇整个人被赵之谦按在了床上,几下撕扯掉程娇身上的睡衣,纤瘦的身躯裸露在空气中,被赵之谦精壮的身体压在身下,而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腥香的味道,让赵之谦更加的兴奋,急忙用残存的一点清明,急速地说道:
  “对不起!我、我必须要你!”
  说完双腿一使力,分开了程娇的大长腿,就要进入了神秘之地,此时挣扎的程娇已经放弃了抵抗,或许她早就期待着这事的到来,纤细的手搂住赵之谦的脖颈,轻声说道:
  “你轻一点,我、我是第一次!”
  说完主动地吻了过去,既然整个人已经被赵之谦强大的神识控制住,而身体又被精壮的身体压住,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,那只能尽力地让自己的第一次完美一点,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。
  何况赵之谦虽然讨厌,但并不惹人憎恨!
  此时赵之谦的眼睛已经变得血红,怎么听得到程娇的轻语?反而是在客厅里听到这话的穆婉凤,停下吸收水属性的打算,艰难地站了起来,扶着墙走到了门边,大叫一声:
  “赵之谦,轻柔一点,她、她是第一次!”
  说完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,自己竟然促使男友去侵犯另一个女人,尽管这个女人曾经陷害过她,但现在这事有些离谱了,而且再想到程娇的父母,让她更是慌张,正因为程娇父母特殊的身份,才让她和莲教一众高层吃了程娇的亏,却没有想到报复。
  “啊!”
  程娇纤瘦的身体叫出巨大的声音,显然赵之谦已经突破了最后的关口,进入到那温暖之地。
  “唉!”
  穆婉凤叹息一声,急忙坐在地毯上开始沟通这个奇怪空间中的水属性气息,尽量迅速恢复过来,显然程娇是不可能承受太多的。
  被穆婉凤呵斥之后,赵之谦微微有一丝清醒,轻柔地突了进去,但那巨大之物,尽管程娇已经春心荡漾,还是难以承受,叫出的声音让赵之谦不由一愣,看了一眼下面皱紧眉头,双眼紧闭,修长的手指死死抓在自己背上的程娇,心中不由一荡,动作轻柔起来,但脑中的图案更加的清晰,让他身体中的五彩通道,按着图案中的线路运转起来,自动地再次扩张,在身体中形成了更细小的通道,然后和经脉、穴位逐渐地联通,让赵之谦的动作开始迅猛起来。
  “哦啊!”
  在巨大的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兴奋中,程娇大叫一声,昏厥过去,而赵之谦还在动作,而门边的穆婉凤略微恢复了一点,急忙站起,拉开了赵之谦,主动地骑坐上去,再一次开始兴奋的历程。
  木屋里的呻吟声、呼喊声、喘息声、肉体撞击的声音,一直在持续,在穆婉凤强行地和程娇交换了几次后,赵之谦大叫一声,分别喷射在两人体内,昏迷过去了。
  此时距离赵之谦进入‘道藏阁’已经六个小时,守候在气罩外面的飞云子一脸的讶异,按说取出银针不用花费这么长时间啊!难道……?飞云子想到这,笑了起来,从这花费的时间,还有赵之谦再次返回‘道藏阁’的举动,完全可以猜出要取出银针的人就在那小子的储物器具里,可只有一人的身上还有银针,那就是取出之后,又按照曹老的吩咐,再次将银针刺进去的莲教小女人。
  既然有女人在里面,那取出银针之后会发生什么呢?孤男寡女,又是重获新生,呵呵!飞云子有些猥琐地笑了起来,再想到那几片玉片中的东西,让他不由失神!
  良久,飞云子抑制住不去想赵之谦和一个女人的事,想到赵之谦的储物器具竟然能让人进去,那一定是洞天福地了!再一次坚定了原本自己的猜测,飞云子清澈的眼中不由露出贪婪之色,转而又想起了那玉片中的东西,笑了起来,如果那小子去尝试那种修炼的方法,那么现在应该爆体而亡了,房中术可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,不管是以男人或是女人为主导,一般都需要很多相反性别的人来配合,否则的话,主导的一方不能完成一次完整的修炼,必然出现爆体而亡的可能。
  难道那小子死在里面了?
  这个突然出现的念头让飞云子立刻振奋起来,三缕胡须无风自动,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啊!想不到想方设法都没有抢到的东西,竟然因为主人身死而遗落在‘道藏阁’,这就是上天给的机会啊!
  飞云子身体一振,不再考虑保存体内气息的想法,开始疯狂地攻击‘道藏阁’的气罩,剑气、火球、冰锥、投石……只要是他能够使用的法术,尽数地使了出来,一时间这荒凉的山丘迸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,如同点放了烟花一般。
  赵之谦幽幽地醒来了,眼皮微微翕动着,嘴嚼动着,似乎在吃什么东西,最后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舐了一下,有些干涸,想用手抚拭一下,才觉得手被绑住了,这是什么情况?心中一急,正想手臂用劲,挣开束缚,却听到穆婉凤的一声呵斥:
  “你敢动,要是你挣开这布绳,我立刻死在这儿!”
  咦!这是在玩什么花样?赵之谦笑了起来,睁开了眼,脑中还想着穆婉凤穿着黑色紧身裙坐在怀里的样子,一看却一下子惊呆了。
  穆婉凤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,手里拿着刀,抵在自己的脖子上,而床上用被褥裹住全身的程娇,头发凌乱,眼睛泡肿,一副哭过的样子,而被褥没有遮住的床垫上,有一些血迹。
  难道程娇自杀?再看看自己,全身赤裸,想到程娇在旁边,赶紧把腿夹拢,倒是听从了穆婉凤的交代,没有挣开绳索。
  “凤姐,你这是怎么啦?把刀放下,我答应你不乱动,不过你得给我件衣服,这、这娇娇在旁边,我这样,多不好意思!呵呵,娇娇,你看看我,可不瘦哦!”
  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,但赵之谦还是调笑了一句,然后开始回忆起似乎自己和穆婉凤在进行运动,可怎么到了现在,自己却被绑住?穆婉凤以死相威胁?
  “你、你这个禽兽,还会不好意思,你、你,我要杀了你!”
  程娇一听赵之谦轻松的笑声,抬起头,泪痕未干的大眼睛,瞪着赵之谦,然后伸手就去夺穆婉凤的刀,却不想伸手的动作,让盖在身体上的被褥滑落,露出微微隆起的小乳房,急忙收住动作,转头一看赵之谦色迷迷地盯着,不由大哭起来。
  难道自己对程娇做了那种事?否则她怎么会想这样冤屈的样子?赵之谦心中想着,看向了穆婉凤,只见她眼角含笑,瞥了瞥哭泣的程娇,然后忍住笑义正言辞地说:
  “赵之谦,你知不知道你对娇娇做的事,对她的伤害有多大!她是第一次,你一点都不怜惜,还是一个男人吗?”
  什么?
  自己真的对程娇做了那种事,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?赵之谦急忙看向穆婉凤,见她点了点头,不由黯然了,他相信穆婉凤不会骗他,因为刚才穆婉凤的一切动作、语言显然都是在帮他,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?但现在不是去想这事原因的时候,要先安抚程娇才行,毕竟人家一个女孩,似乎还是在不愿意的状态下,被强行做了,这要在普通人的世界里,可是犯罪,要判刑的啊!而且还是第一次,怎么没有好好地体会啊!
  “唉!可惜了!”
  想到这,赵之谦不由可惜地叹了一口气,自己接触的女人,似乎都不是第一次,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,却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  程娇此时多敏感,虽然在小声地抽泣着,去竖着耳朵听赵之谦和穆婉凤的话,听到赵之谦这句,立刻想到他可惜的是什么,更是悲从心起,指着赵之谦有骂了起来:
  “你、你还不相信,我、我要剁了你!”
  嘴里叫得越狠的女人,一般在心里都有你了。这一点赵之谦虽然还没有深刻的体会,但是毕竟和四五个女人有亲密的关系,猜测女人的心思,还是能猜到的,现在程娇就是需要一点安慰,一点承诺,于是说道:
  “娇娇,放心吧,我一定会负责的。”
  说着话的同时身体一振,布绳纷飞,而手一招,穆婉凤手中的刀飞向了天空,而他则坐在了程娇的身边,紧紧地搂住,不管她歇斯里地叫着:
  “放开!放开我,呜呜呜,你能承担什么责任?”



 推荐阅读: 妙手小村医 我是都市大佬 我生为王 重生佳婿 兼职美女保镖 超能农民工 宦海 都市之王者归来 厉害了我的金箍棒 权利争锋 我可能修的是假仙 宸妃倾城 
 猜您喜欢: 灌篮世界水户洋平 男神大人别傲娇 带着儿子霸占王府 伊芙露娜战记 木叶之重生漩涡鸣子 魔手邪皇:丹皇毒医 银雀王朝 妖怪养成笔记 王源:晤南归,忘北凉 蛮荒之我是主神 我们的少年时代之属于我们的青春 宿主她不走寻常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