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免费小说网
免费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农园医锦 > 第六百零一章 可悲可怜
  凌绝尘脸上一寒,气势微开,衣袖轻轻一拂,把人震得倒退三步。
  和阳公主踉跄地站稳,目露哀色:“褚大药师,你一个大药师,天下间所有的好男儿,都供你挑选。求你不要跟我抢宁王,好不好?
  那个……京城双杰,相貌英俊,才华横溢,你见了肯定会喜欢。对了,还有你那个百里师兄,你们师出同门,又都是大药师,有共同的爱好和语言。
  ……我为刚刚在坤宁宫的事,向你道歉!我是太嫉妒你,才会恶语相向的。求求你,把宁王让给我,好不好?”
  堂堂一国公主,为了个男人卑躬屈膝,可怜又可悲。
  顾夜轻轻拍了拍凌绝尘紧攥的手,安抚地冲他笑笑,缓缓地开口道:“公主此言差矣!首先,宁王是个人,他有自己的情感和意愿。不是我愿意让,而你就能得到他的!
  其次,我跟宁王相识在前。当时,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他也没有预料到我能走到今日的一步。这种相识于微末的情感,才是最真最纯最可贵的。如果只因公主一句哀求,我便退让,无论对本药师还是宁王,都未免太不公平。
  再次,宁王大人他……无论样貌还是脾性,都恰好是本药师喜欢的样子。公主所说的‘京城双杰’,还有我那百里师兄,都是人中龙凤,但未必是本药师的命定之人。
  所以,我不想把他让给你,也不会让!”
  凌绝尘遍布寒霜的俊脸,因着顾夜的一番话,瞬间回暖,明澈的眼眸如春泉解冻,艳若桃李的容颜有种春暖花开的娇艳。
  和阳公主痴痴地看着,眼中却闪烁着晶莹的泪花。宁王瞬间的美好,却不是为她而绽放。
  如果褚家的药师,对他无意,或许她还有微薄到可怜的希望。可是,人家大药师已经表示,她对他也情意,而自己却不过是个中途插进来的乱入者……
  一个娇嫩的小姑娘,在她面前哭得稀里哗啦,顾夜心中却没有一丝怜悯和不忍。换做其他什么东西,哪怕再贵重,她都可以拱手相让。
  唯独尘哥哥。他是她心灵的依托,失去他,她会如迷路的孩子,不知该何去何从……唯独他,是她想要紧紧抓住,永远不愿放手的!
  “公主,人在年少时,难免会执着于某一个美好的梦境。不过,梦终究只是镜花水月,清醒的时候,还要实际一点往前看!”
  顾夜叹息一声,终究还是开口劝慰了两句。至于对方听不听得进去,跟她就没有关系了。
  美梦?难道自己对宁王的感情,不过是一场她一厢情愿的梦境?清醒了,他却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!和阳公主退了两步,被身边的宫女搀扶住了。
  她抬起泪眼,泪光朦胧中,那张无懈可击的完美容颜依然在眼前,可那对寒眸中的不悦,俊脸上的不屑,眉宇间的不耐,却渐渐在她眼前扩大、清晰……
  是啊!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她的一腔情感,或许在他眼中,只不过是场笑话而已。不,或许他的眼中根本从未有过她。他所有的视线,都凝聚在那个跟他并肩而立的人,眼眸中的温情,也只为她绽放……
  和阳公主听到了自己的心,渐渐死去的声音。她背过头去用帕子擦去脸上眼中的泪花,挺直了脊梁,缓缓地离开。
  今天,她丢尽了东陵皇族的脸,父王一定对她这个女儿感到失望了吧?她埋葬了自己第一份心动,却要把最后的尊严留下!
  顾夜静静地看着和阳公主离开的背影,缓缓地叹了口气,道:“尘哥哥,你说和阳公主能不能想开?”
  “她想得开也好,想不开也罢,于我们何干?”凌绝尘某些时候,心还是很冷酷的。
  顾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都怪你!长了一张惹祸的脸!以后出门,要把脸遮上,免得烂桃花一朵一朵往家里惹!”
  “好……我回去就弄个面具带上,只在你面前的时候,展露真容,这样行了吧?”凌绝尘在小叶子面前,立马变好脾气的忠犬男。
  顾夜哼了哼道:“面具也要弄丑点儿,免得又勾了那个公主郡主的心……”
  “那……你早点儿嫁给我,把我套牢了,不就不用整天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了吗?”凌绝尘忍不住诱惑道。
  “咳咳……”君氏的声音,从花丛中传来。她是看到和阳公主气势汹汹地朝这边过来,担心女儿吃亏,才跟过来的。
  没想到听到了自家闺女一番“惊世骇俗”的话语。原来,女儿跟宁王早就相识。原来,宁王在女儿年幼无知时,就对女儿起了心思,并且赢得了女儿的好感。原来,在女儿的心中,宁王并非可有可无之人。原来,女儿对宁王有情……
  其实,她并没有偷听的意思。可能是太过震惊,在和阳公主离开后,她并未随即离去。君氏因而发现了,女儿在宁王面前,居然胡搅蛮缠。而宁王呢,却一味地忍让,无论她怎么任性,都好脾气相待。
  如果,宁王能一辈子都如此待她的宝儿,让宝儿永远幸福无忧,女儿远嫁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。君氏的心,又微微地松动了些。有颜、有权,又把女儿宠上天,这样的好男人,估计很难再找到了吧?
  可当宁王引诱女儿早点嫁给他时,君氏又不乐意了。她的宝儿才十三岁,距离及笄还有两年呢!她才刚刚把宝贝闺女找回来,还没亲香够呢,怎么可能舍得把女儿嫁出去?
  至少,女儿再陪她五年。十八岁把人嫁出去,正正好。只是不知道,宁王他能不能等得起?君氏的眉头皱了皱,宁王好像比女儿大十几岁呢,再过五年都快三十了,他能等,他家里人也不会放任他胡闹吧?
  君氏顿时纠结起来,一方面不舍得女儿早嫁,另一方面又怕女儿错失所爱。唉!儿女都是债啊!
  带着这种纠结,她故意咳嗽了几声,柔声道:“宝儿,时候不早了,该出宫回家了!”
  顾夜冲着凌绝尘皱着小鼻子,做了个鬼脸:“哎,来了!”
  说完,迈着轻快地步伐,循着母亲的声音,来到了她的身边。顾夜抱着君氏的胳膊,小脑袋依偎在她肩头,又忍不住开始撒娇起来。
  君氏点着她的小鼻子,笑着道:“你呀,怎么跟三岁小孩子一样,也不怕被别人笑话?”
  “别人?在哪儿呢?这里不是没有别人嘛!谁会笑话我?宁王大人,你会吗?”顾夜扭头冲着身后缓步而来的凌绝尘,凶巴巴地龇牙问道。
  凌绝尘自然要在未来丈母娘面前刷好感:“夫人跟叶儿母女情深,小叶儿一片赤子之情,怎么可能有人会笑话呢?”
  “娘亲,你看,宁王大人都这么说了。女儿在母亲面前撒娇,说明咱们母女俩关系好,母女情深!”顾夜笑得眯起了大眼睛,像一只被主人爱抚的猫儿。
  上国的使臣,在宫中是可以乘坐步辇的。而君氏母女就没有这殊荣了。不过,人家凌绝尘一心想讨丈母娘的欢心,殷勤地道:“夫人,您身子刚恢复,不宜太过劳累,请上步辇。”
  顾夜朝着步辇上看了一眼,挺宽敞,坐她跟娘亲两人还松快呢。便毫不客气地拉了君氏上了步辇,赞许地冲尘哥哥飞了个小眼神:“谢啦——”
  君氏被女儿拉上了步辇,无奈地冲她摇了摇头,郑重地向宁王道谢。凌绝尘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谦逊地道:“夫人不必客气,应该的!”
  君氏见过宁王几面,知道他性子清冷。但冷清的人一旦笑起来,寒邃的眸光绚烂如骄阳,一笑风流尽显,有种别样的诱惑。难怪女儿小小年纪,就对他心生爱慕呢。她这个半老徐娘,都忍不住被这笑容晃得有些走神呢!
  只是,不知道这好样貌,到底是福还是祸。如果宁王始终如一地对待女儿,也就罢了。万一他中途变了心,那被招惹来的女人们,女儿又将如何应付?
  君氏心中的纠结更甚,一直出了宫门,回到镇国公府,她依然愁眉不展。在家中养手伤的镇国公见了,忙上来嘘寒问暖。
  他的手,是以前的旧伤,手腕上的肌腱,被顾夜用手术刚刚修复过。从手术到复健,再到最后的康复,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镇国公于是就辞了西山大营的差事,专心在家养伤。
  昭容帝准了他的长假,却白龙鱼服,亲自登门把褚老将军请出山,让他担任西山大营的教头。褚老将军在军中的声誉,那可是绝对权威。他带兵的经验和韬略,如果能学到一星半点儿,那绝对是受用无穷哪!不少武将之家闻风,塞了自家子弟进去。
  凌老将军拎着顾老爷子一起,走马上任了。两人每天只去半天,制定好训练计划,剩下半天让统领带着集训。俩老头儿,跑回自家酒厂忙活。
  毕竟大半辈子在军营度过,重回兵营,这俩加起来超过百岁的老人,精神上看上去倒是比以前好了些。倒是西山大营那帮弟子,被虐得哭爹喊娘,好不热闹。



 推荐阅读: 都市全能家丁 总裁宠妻有点甜 我的青春桃花运 超级魔兽工厂 超级败家系统 无敌修仙在校园 阴阳执令人 创神坛 重生之我真是大文豪 妙手药王 几度秋凉意 仕途之风云再起 
 猜您喜欢: 道曲 重生八零之美食供应商 逮住一个猫系女友 影视世界的律师 绿茵神炮手 冥冥之中喜欢你 异世卡尔 地狱归来当保镖 长恨来迟 天庭那些破事儿 北不见南枝 国师大人:莫怪我